人走在世上,总会遇到一些善良的人,他们愿意给予别人一些温暖。他们给予出的温暖,那怕是一丝一毫,亦会如阳光一样驱赶走黑暗和冰凉。在享用别人予以我的善意的同时,也愿意让这些善意从我这里传播出去。

我是两个姐姐带大的,自小没有和老人相处的经验,所以我和任何的老人都不太亲近。但村里有一个老人,却用他独特的魅力,让我愿意亲近他,让我在他离开后怀念他。我叫他十六叔公,他个子高瘦,没有上过学,但心灵手巧。他整天叨着个烟斗,烟袋子里的烟,都是他自己种自己晒自己切的;他虽然不认字,却有满脑子的山歌和故事;他还有一双巧手,会编织很多竹制品,在他手中出品的篮子、鱼篓、箩筐、竹扇都比别人家的精致三分;就是砍柴,他都比别人砍的柴长度更统一,码得更整齐。他还有一双利眼,看云知天气;他还平易近人,和善慈爱。

小的时候,村里都还是青瓦盖顶的泥砖瓦结构的房子,一年两季收割下来的水稻,都得在村里公共用的晒谷场上晾晒。水稻成熟时,收割时间集中,场地小。整村的水稻都放到了晒谷场上,直到晾晒干透,才会收回家中的谷仓中,需要食用就用箩筐装去碾米厂,经过碾米机脱壳处理,才是能做饭的大米。不像现在,家家有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楼房,晾晒农作物,基本都是在自家楼顶上,地方更宽,收晒方便,亦更安全,但负责晒稻谷的人,却有点孤独与寂寞。

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每年收割稻谷的时候,晒谷场上忙碌着翻晒稻谷的,一般都是一群孩子和年迈的老人。我也不例外,很早就已经开始了晒稻谷的工作,一晒就晒到上初中,才结束了晒稻谷的使命。无论做什么事,都不是天生就会的。晒稻谷看似简单,却其实还是有着一些小技巧,我所学习到的全部技巧,均里从十六叔公那里学习得来的。几年的练习下来,让我的晒稻谷技巧已经达到炉火纯青,比妈妈还要好。一个大概五六百来平的晒谷场,却需要承担大概三四十户人家的稻谷晾晒工作,在当时,真的是有点寸土寸金的感觉。幸好晒谷场当时是按家庭人口的多少,大概划分了一下位置,不然为了抢场地打破头都有可能。

十六叔公手把手的教给我们这些半大的孩子如何翻晒稻谷,如何用筛子、扫把清理残留的水稻枝梗,比我以后遇上的任何一个老师都要耐心。水稻夏收和秋收各一次。秋天晒水稻就比较轻松一些,太阳没有那么毒,天气干燥雨水也少,只要不定时的翻动稻谷让它们晒得均匀一些就可以了,能一天晒到晚,每天日落西山拢到一堆盖上竹篷即可。

夏天可就不一样了,太阳猛,又毒,晒水稻干得快,要勤翻动才能晒得均匀。所以就是皮肤本水嫩透白的小姑娘,在大夏天晒几天水稻,也能给晒上一层蜜糖似的颜色。这还不算辛苦,最辛苦的是,夏天多雨。这雨可不是说一早就下,或者一下下一天,而是突然下一阵子,又放晴。放晴一阵子,突然又下一阵子。有时候呼哧呼哧的刚把稻谷拢成一堆盖好,雨停了,太阳又出来了。又或者是你刚摊晒开,雨又下来了。这种雨,十六叔公说叫过云雨,就是一朵有雨水的云刚好飘到我们头上,一会又给风吹走了。这样的云吹来就下雨,吹走了雨也就没了。大家都最讨厌这种雨,来得快,都没有反映过来就下来了,稻谷晒烫后,要是被雨水淋了,这稻谷以后碾米的时候,碾出来的米也是碎的,不成粒,只能做粥,做饭都不好吃。这一群孩子力气都不大,特别是女孩,还有像十六叔公这样的七八十岁的老人,抢收稻谷都累得够呛。考虑到这个问题,担心半年的收成给雨水给糟蹋了,大人们在晒稻谷这几天干活都尽量不走远,尽可能在家周围干活,以便万一下雨能在最短时间内赶到晒谷场。

一般情况下只要十六叔公来晒稻谷,都能抢在雨下来前把稻谷收起来,他看云知雨来的本事,比电视上的天气预报还要准确。看到雨云来了,他就会一声一声的扬高嗓子喊:“要下雨啦,收瓦啦!”虽然年已七旬,仍然中气十足。为什么喊收瓦而不是喊收稻谷呢?那是一个玩笑话。瓦是我们那时候每家屋顶上都盖着,当然是不能收的。关于这个笑话的起源我也不太清楚,大概是为了捉弄某个智力有点不太好的人而来的。

无论是下雨抢收,还是晚上太阳下山收稻谷,十六叔公要是自己的收好了,就会拿起他的扫把给没有收好的帮忙。小伙伴们也有样学样,自己的收好了,都会主动给没有收好的帮忙。有些人家白天没有空翻晒,只要把稻谷摊开,跟晒旁边的人打一声招呼,就会有人帮忙翻动。虽然十六叔公从来没有跟我们讲过要团结,要互助这些道理,却用行动教会我们互相帮助。

十六叔公用来扫稻谷的扫把从来都是秃得最快的,因为他的扫把扎得比谁家的都好看,也比谁家的都好用。在他不使用的情况的,我们总是会去拿来使用,他也从来不会拒绝。他去哪都带着一把竹扇子,干活的时候插在后腰带上,休息的时候用来扇风或者驱赶蚊虫。都是他自己砍竹子,削出一根一根细篾编织而成的。

天气好的话,十六叔公会在空闲时坐在阴凉的树下,一边摇扇子一边给我们讲故事,或者是唱山歌。我们围成一圈坐在他身边,看着他已经没有几颗牙的嘴巴一张一合的,把一个个动听的鬼怪、或者是传说故事道来,把一首首连名字都没有的山歌唱着。他曾不止一次的感叹:“可惜我不识字,要是有个识字的,都这些都记下来传下去,多好哦。”可惜的是他讲过的故事和山歌,由于我当时还是年少不更事,不懂得这些文化的宝贵,再加上那时也没有读几年书,也没有用文字记录的能力,也没有录音录视频的技术出现,以致于现在只能在午夜梦回之时,回忆起某些只言片语。

那个在晒谷场上教我晒稻谷,给我讲故事唱山歌的老人已经消失于这个世间,他所教的技能我已经许多年没有再用,他所讲的故事和唱的山歌也让我遗忘在脑后,但教我们晒稻谷的身影,给我们讲故事、唱歌的嗓音,却深深的烙在我的记忆深处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:转载自雅言 [ 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 ]
需保留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post/378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