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少个日夜颠倒的煎熬,抽干了她丰盈的脸,枯瘦的手臂,扎满了密密麻麻的针孔。她的眼睛,装着绝望和希望的混沌。每一次睁眼,都是上苍多余的恩赐。

多少年前,她也曾是一个健壮的女子。瘦弱的身躯,藏着钢铁般不屈的灵魂。她比十个男子,百八个姑娘还能干。土地在她的手里翻了新,田野长出了生命的果实。孩子们吸着她的生命长高,长大。每一碗饭,都是她流在土里的汗水。

起早摸黑,风餐露宿。每一寸土地,都记得她的脚步。冬季的早晨,迎着冷峻的寒风,背上比她还要大上许多的箩筐,去深山采摘猪食。到那人迹罕至的竹林,用最卑微的方式,摘下新出的竹笋,走几十公里的路程,用同样卑微的方式,换取十几块钱。

我不知道,一个连汉话都说得不明确的人,是怎样到集市上卖煮熟了竹笋。我只知道,每个就着灯光,压平那几张皱巴巴的十块钱人民币的样子,像极了一个艺术家,勾勒每一笔色彩,只为呈现给世人一副优美的画卷。

挣了钱,她却很少卖东西。一件衣服,缝缝补补穿了好几年,加之那几年父亲不成器,染上了赌瘾,不往家里添几个钱,日子就过得更拮据了。

记得有一次,我有一件特别喜欢的裤子,破了一个洞,叫母亲缝上了一片不大不小的丁。我却觉得难看,在没有只会母亲的前提下,一个人自作主张的沿着那个补丁剪了一个圈,瞬间觉得标致极了。

母亲进来一看,裤子已不成裤子的样子了。一边骂骂咧咧的抢救我的艺术品,一边搬出她存放布丁的大木箱,拿出大大小小的碎布对比,看哪一块刚好能补上那个被我剪出来的大窟窿。可惜,我剪得太大了,再也修补不了啦。

那时候,我还觉得她傻,不就是一件裤子,何必紧张成这个样子。后来我才知道,一件裤子刚好就是她一天辛苦的钱。到现在,我都为曾经我所做错的事,懊悔不已。

也许,她也曾迷茫过,绝望过。深夜里那盏昏暗的白炽灯,时时刻刻,记着她悄悄哭泣的模样。颤抖的身躯,还有不映衬年龄的沧桑,一一记录着她,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子,含辛茹苦的拉扯着儿女的身影。

某一天,她累了。倒在了病床上,不得不依靠输液和不断的透析延续生命。有时候,偶尔看见和母亲同龄的人,迈着轻快的步子,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。我多么希望,我那不断往返于医院的母亲,也能像她们一样好好享受自己的人生。

如果我能回到过去,我倒是希望她少累一点。哪怕她狠心的抛下我们离去,我也不会怪她。那些年,她一个人太累了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:转载自雅言 [ 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 ]
需保留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post/378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