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当然可以说:“人没什么可自大的。对于蛇来说

到处都是路。鸟飞在空中需要路吗?

还有鱼,在大海里。”你望着楼后面的村庄

黄豆地里升起的淡淡的雾霭,蓝色的——如此清澈

瓜园,菜地,人们在土里刨出滚圆的红薯

灼热的太阳点燃了玉米的红缨子,并在蒿草上

催生浓烈的香气——你抓住笔,说着,写着

攀援到这座城市的楼顶,并在天空的深处

找到一张稿纸——能放进这一切的——正是这个样子。


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:转载自雅言 [ 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 ]
需保留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post/377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