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年三月去世的小舅回来了。

身后跟着那条姥姥从前养的狗。


他在里夹河岸边走来走去

再也找不到大沙埠村。


一个古老的村庄消失了

现在韩国人的工厂摞在了祖屋上。


小舅在南大沟看见自己用过的碗

捡起来揣进了怀里。


他在资阳找到了大舅的家,

一进门就看到了桌子上的酒杯。


“大哥。”他喊,

掸掸衣领上的雪

和大舅一起坐下喝酒。

就像从前一样。


门口留下的湿脚印

就像从前一样。


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:转载自雅言 [ 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 ]
需保留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post/376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