考试前的那个下午,是星期二(6月26日),中午我一大早来到学校,我在黑板上写拼音,让学生写生字。学生陆陆续续来到教室,都比较自觉地抄写。作为老师一定要像校长所说的最后一班岗,认真完成自己的学期工作。

    午读结束的时候,有一些学生已经写完,错的也不是太多。第一节是体育课,我说,谁写完,订正完,去上体育课。大部分学生写的还不错,但有几个同学错字比较多。

    第二节课,绝大部分学生都已经写完,我讲了有关考试需要注意的事项并给学生分了考场。

    放学的时候,有几个学生生字还没有写完,我给学生说:“写完的同学放学,没写完的。写完再走。”很多学生都回家了,还剩几个学生在教室里。我开始按学校安排,布置考场桌椅。

    我检查前一天发的考试卷子,这几个同学还没有订正。我又让他们订正上面的错题。

    琪琪生字写完了,我让他帮我挪桌子。不一会儿,他的姥姥来了,问琪琪:“你怎么不回去?”琪琪说:“老师让我值日。”琪琪的姥姥问我:“今天不该琪琪值日,还让琪琪值日,我有事还急着走?”我说:“我让他值日,他就值日,谁都是这样。今天下午写生字,他错了很多。平时你给他听写生字了没有?”琪琪的姥姥说:“我都是听写的。暂时记忆,当时会,过后就忘了。本来学习就不好,你好留他值日。”我说:“学习不好,和留值日有什么关心?”“咋没关系?你留他学习还行,怎么留他值日?”我说:“那让他留下来写生字吧!”“你怎么不理解人呢?琪琪的妈妈让我们去医院。”“我说,有事你就去吧!”

    我琪琪的姥姥一番争吵之后,我不再说什么,忙着拉桌子,给学生检查作业,琪琪的姥姥最后说:“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 人与人争吵的原因就在于人都认为自己说的是对的,做的是对的,都在埋怨对方,不能进行有效沟通。琪琪的姥姥认为我不该放学留他的孙子值日,我认为老师留学生值日没什么错;她认为她有事,孙子就该早点离校,我不知道她有事,觉得学生有不掌握的地方,就需要当时巩固。

    她一上来就说老师不该留他孩子值日,老师觉得有这个权利留他值日,学生帮老师摆放一下桌椅再普通不过的一件事。作为家长和老师都没把根本的东西说出来:她有事想走,就说有事急着走,老师能不让他走?不必指责老师留学生值日。我应该给她说,我是留学生补习了,只是留他摆桌椅。不知道他们有事,如果有事,你们就先走吧!这样一说,也许就没有后面的那么多争吵了。

    不要执迷于做的对与错,争论没有多少意义,把实际情况说清楚,不必力图证明自己是对的。人一起辩论之心,便不会有输赢。

    这就是校长所说的最后一班岗,第二天考试了,我觉得才是最后一班岗,学生考试完,给学生说一下领通知前这几天的注意事项。学生才彻底放松了。昨天遇到了琪琪的姥姥,她给我说:琪琪的妈妈让琪琪留级,我倒觉得没有必要,还劝说了几句。事已如此,多说无益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安排。

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:转载自雅言 [ 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 ]
需保留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fantiz5.com/blog/post/32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