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置顶] SEO入门:认识互联网robot

[置顶] “雅言博客”开言

晨光斑斓,妙趣横生

清晨的金色的晨光透过防盗窗照进了屋里,金碧辉煌的意象里有着朦胧的电影屏幕的恍惚。这个时候,就连从地面上极速窜上来的小麻雀儿也仪态华正的像极了小天使,调皮的啄几口看似虚无缥缈的东西。

煦白的光线泛大了空间,森严的气魄让生活也有了一种仪式的神圣感,似乎心灵与神灵庇佑,生活中的慎独与严格的依照律法的创造着智慧的壮观。宽阔的街道不再是舒朗的装潢,恢复的车流川流不息的展示着美丽与可爱的现实生活。这种实用的庄严肃穆雅斓而洒脱,活泼的像水流一般的清澈与赏心悦目。

金池奥荡,白影浅淑。

这份蓝天覆盖的雅兴像是拥有无限容量的图书馆,行走在七彩虹桥的明逸里,步步观瞻,联络着心情与智慧的最特殊最秀丽的江山如画。金奥洞桥里光线似乎从下往上的喷涌而出,那狂朗的能量宽度不大,却有着虚无缥缈的玲珑剔透的美感。这份内涵的呈现来自于色彩的存在,若呼吸一般的飘然发生着微妙的变化。

后门与围墙紧挨着,簇拥着的春装荡漾着浪荡的湿郁,曲折迫隘的小路上阳光把恐惧逼迫到了大地的深处,偎依着的板房的小店此刻安详而静谧。春光明媚的时候,即使躲在角落里,也可以感受到那种不太相称的风景。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,甚至可以神异的联想到那不知疲倦的繁复的光柱在湖底斑斓而幽默,鱼儿也优哉游哉的寻觅起来。

简约的独木桥只有几块木板拼凑在一起,两边是粗糙的麻黄色的绳子,这份难得的野趣凌驾在湖心之上,凌波微步的在与河岸略低的水面观想。俯瞰风景如画的河堤,人工铺设的碎石,杂柳以及各种姿态的花树,几只天鹅也不生触,甚至游将过来去啄食孩童丢弃的饼干。仿照古代建筑的博物馆空调与疏密相得益彰,甚至每一棵大树都设计的妙趣横生,美轮美奂。

光线变得白白净净的,但是依旧镶嵌着淡金的光边,难得有老者登临游宴,却有几位老妇感受着湖泊的清风,在殿堂的清幽伟丽的宫苑间谈笑风生。我不免爱惜起家乡的美景来,没有人去采摘花朵,也没有人去拿网兜去捞鱼。男女老幼,同福偕老,这太平盛世的细致与耐心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。

莫道春光无限好,清晨的精神与活力满满,天地间的正气与生机越发的深入人心。也许太多时候想要挣脱现实的束缚,但是现实又有什么沸沸扬扬传说与典故,这实在是没办法详细了解的。享受生活中愈发无法思考的乐趣,被打搅的杂乱无章的处理着无可避免的事情,心中永远自然的空澈,那份清明的不愿解释的享受与世界合二为一。我处在一个世界里,一个世界从我的身心无限的遐想放大,或许有太多无法到达无法理解的地方,但是那份好奇心却始终得不到酣畅淋漓的满足,怨念伴着甜甜的回忆穿越九霄云外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...

标签:

淡淡木荷香

今年的夏天似乎来的很猛烈。院子里刚刚才门前桃李都飞尽,又见春光到楝花,对面尖峰山上的木荷就你追我赶、争先恐后地开满了一树。火树银花,繁花似锦,洁白葱茏,花影摇曳,散溢出沁人心肺的淡淡芳香。惠州与粤北故乡木荷花开差不多同一时间,都是春末夏初开花,远观如夏夜的繁星,近看像出水芙蓉,亭亭玉立,洁白高雅,季节转换之际,形成一道靓丽迷人的风景线。

故乡在粤北浈江边的两条小河交汇处,小时候,当年两河四岸也长满了木荷。故乡把木荷叫为荷木树,因为木荷是高大的树木,家乡人们反过来称呼木荷叫荷木。粤北赣南一带丘陵地带,气候温暖,雨水充足,很适宜木荷生长,赣南妹夫家村庄的地名就叫荷树村,顾名思义,村子里长有很多的木荷树,据说木荷树能避山火,是金刚菩萨的化身,守护村庄,很多地方都喜欢在村前屋后种木荷树,用作防火带。粤北浈江河边,悠悠浈江水哺育的木荷,亭亭玉立,郁郁葱葱,如窈窕淑女,似纤纤君子,玲珑剔透。

木荷一般在春末夏初开花,夏末秋初果实成熟,果子有点象小坨螺,扁球形蒴果木质,挂在树上,淡淡清香,宛如串串风铃入耳,或许因为这个缘故,故乡人们把荷木的果实叫玲玲。记得小时候故乡的童谣唱道:“荷树玲玲林下河,见不见我丈人婆?玲玲嫁妆十八箩,哪个哥哥过来哟。”那年,外公听我跟着故乡的小伙伴学会了唱这首故乡的童谣,就给我讲起了故乡那个遥远的传说。

故乡把金银财宝用隐语也叫“丈人婆”。那个遥远的传说,说故乡客家人从遥远的中原南迁徙来,选定浈江边作故土的时候,埋藏了好多的金银财宝作为镇河及故乡的守护,当时的祖先先知也曾预言若干世代轮回之后,故乡的后人会找到这些金银财宝的。“荷树玲玲林下河,见不见我丈人婆?”------隐约地告诉故乡后人,在浈江边荷树成林的地方,埋藏了很多的金银财宝。“玲玲嫁妆十八箩,哪个哥哥过来哟。”------埋藏的金银财宝多有十八箩,哪个轮回的故乡后人能够有缘找到呢?“十八箩”当然不会是肯定的一个数字,大概是约数吧,当年故乡客家人从遥远的中原迁移来的时候,绝对也不可能有金银财宝十八箩,有那么多的金银财宝,大概也不用迁移客居了吧?“哪个哥哥过来哟。”----哥哥,排除了妹妹,自然故乡的妹妹或者姐姐是没有缘分找到这些金银财宝的。

我一直也困惑,为什么故乡会有这种情歌对唱的童谣?在那个男女授受不亲的时代,能够出现这样一首情歌对唱的童谣,说明故乡已经走在时代很前沿了。男:“荷树玲玲林下河,见不见我丈人婆?”------荷树下面亭亭玉立,楚楚动人的玲玲姑娘,你妈妈,我丈母娘同意不同意你嫁给我啊? 女:“玲玲嫁妆十八箩,哪个哥哥过来哟。”------玲玲我嫁妆都准备好了十八箩,哪个有缘分的哥哥过来呀,不需要什么丈母娘的同意不同意。悠悠浈江水,代代育风流。在那个父母包办,媒妁之言的时代,玲玲胆敢冲破束缚,追求自我爱情,不愧为喝着浈江水长大的玲玲!

传说了一代又一代,故乡人们至今也没有找到玲玲的宝藏。木荷花又开,飘逸山间,雪花缤纷,满山飞舞,景色幽雅,淡淡清香,令人陶醉,流连忘返。清代文学家袁枚也有一首描写木荷的诗歌《木莲花》:云海荡波涛,一碧千万顷。莲花认作池,误生高树顶。木荷四季常绿,树杆挺拨,树叶青翠碧绿,文人墨客,市井百姓多喜欢它,木荷还可以入药,治疗风湿劳损等疾病,虽长在荒野,却全身是宝。

木荷的花语是长久、和睦。纷繁世界,滚滚红尘,淡淡木荷香。木荷,和睦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,大家和谐生活,和睦相处,睦邻友好,明天会更好。

...

标签:

希望之光,刺而神伤

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在告诉着你刚刚是一个梦,云散了,梦醒了。万里长空,无云有风,风抚脸庞,似有些清醒了,还好,还在。

趋之若鹜,来之如风。一经迎面,遍布全身,无孔不入,深入骨肉。

存活于世是需要希望的,人一旦无望,就如同行尸,有血,有肉,却无魂。

无欲无求是一个只存在于理想状态的一个概念,即便是古今圣贤也当如是,孔子求修身,修的一世,在吾等看来已然大成,可实际还有多远,其实仍为一迷;老子求道,求其一生,似已冠绝,然仍未可知;中山先生求变革华夏,似是已做至那时最佳,然仍未可知。

先贤大能求的一生之实质在我看来是希望。它是人内心的最原始动力,驱动着人们按照希望的方向迈步。与希望相伴的就是绝望与失望,失望即挫败,即遇到了麻烦而暂时或一生的止步不前。

你总是在走,可实际你走了多远,你知晓吗?

我们都是在向着自己心中的目标前进又或者后退,可是我们都不知晓自己距离希望有多远,人的欲望是无穷的,当你觉得你达到了目标之后,内心的会驱使着你给你立下另一个目标,你将会再次启程,前往下一个目标,周而复始,始于出生,终于入棺。

寻希之路上,会遇到取决于你希望大小的数量的挫败,你不断向前走,希望也会随着你如今的高度而不断向后走。运动是绝对的,静止只是相对的,哲学可以解释我们人生中的大多数事情,却始终无法解释人,它生而为解释生。只是因为它是由人创造出来了。 鱼永远无法认识到自己的模样,人也如此,即使人拥有着比鱼强大无数倍的大脑也是如此,因为希望是没有尽头的,认识是无限的。

遇挫即退,退到了你无法想象的地步,好似无回旋余地,这是会令人绝望的,就好像是下雨天伤心的你,听见雨声,“滴答、滴答”,一滴一滴的坠射向你的心脏一般,噬心且漫长,绝望的黑色会弥漫你红色的跳动着的心脏,没有鱼的记忆的你会被这感觉逐步地吞没,直至千丈深渊。或许你会被深渊侧壁上顽强生长的绿色枝丫托住片刻或一瞬,可巨大的冲击、极速坠力会折断它的,它的出现不会改变你的结局,极速的下坠会使你绝望的,永生不想回味的滋味,像是汪洋内生长着的魔鬼鱼一样……

风吹,云散。

一束阳光,穿过了重重云层,撒在了你的身上,不胜温暖,四面都是绿意盈然的草地,多汁的飘摇着的牧草,还有周围哞哞的叫着的奶牛,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在告诉着你刚刚是一个梦,云散了,梦醒了。万里长空,无云有风,风抚脸庞,似有些清醒了,还好,还在。

她还在,照亮我的生命之始,终于我的人生中。

她还在,穿射我的艳阳日,伴我之余生。

还好,还在……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...

标签:

千年银杏谷游记

绵绵细雨挡不住出行的脚步,“随州银杏甲天下,金色十月醉人间”,被银杏的美吸引着来到湖北随州千年银杏谷。它是世界上分布最密集、保留最完好的一处古银杏树群落。谷内千岁以上的银杏树有308棵,百岁以上的有1.7万棵。

步入银杏谷,一条由石磨铺装而成的“石来运转游道”延绵至景区深处,踏入这独特的石路上感受到了一种古老的气息。

抬眼望去,千姿百态的银杏树出现在眼前,有的盘根错节,有的婀娜多姿,它的叶子像一把精美的小纸扇又像漂亮的蝴蝶翅膀,经秋的洗礼,树叶染成黄色,遍地尽带黄金甲,在细雨的渲染下,营造出一种浪漫的氛围。古树的自然美,给人带来无限的遐想和乐趣,闭上眼睛,静静聆听雨点敲打在古树上的悦耳声音,感悟田园画卷的古朴宁静。古树傍农舍,仿佛进入了金色的童话世界,给视觉以绝美的冲击,我被这大自然的美陶醉了,内心涌动出一种情愫,多么想拥抱它,让这美好的画卷印刻在心里。

意想不到的是银杏谷里还有博物馆,一个是银杏博物馆,它仿佛是一个时间隧道把我们带到了远古。银杏曾与恐龙为伴起源2.7亿年前。银杏是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,它常被看作儒家的象征 ,据说孔子喜欢在银杏树下阅读和教授弟子,后人将他教诲弟子的地方称为“杏坛”。佛教中把银杏尊为“圣树”,借银杏崇高圣洁的神秘色彩扩大佛教的影响力。银杏树又叫“鸭脚树”、“公孙树”。公公种下树,到孙子才能结果子。郭沫若也称银杏树为“国树”。

“满目清秀如画,一树擎天,圈圈点点文章”、“鸭脚叶黄乌桕丹,草烟小店风雨寒”、“蓦看银杏树参天,阅尽沧桑不计年”,历代文人墨客以银杏为题材,咏物壮志,感悟人生,留下了许多佳作精品。

另一个是石磨博物馆,这里展示了从远古时代最简单的到现今雕刻精美的石磨。银杏谷景区的小桥、房屋、桌椅,甚至村落、寺庙等,均是由石磨组合而成,充分将石磨文化渗透到了景区的各个角落。

走出博物馆,眼前是“五老树”文化广场,五棵千年古银杏树盘根结成连理,交错相依,高大雄伟,历尽岁月劫数,依然傲立挺拨,相传孔子曾问礼老聘于此。

广场中央有一方硕大威武的龙印,很多游人在此驻足留念,沾沾帝王之气。举目处,四片石雕精美的杏叶装饰于拱形石桥的两侧,在金色树叶和细雨的衬托下,宛如世外桃源。漫步在小桥上有一种清淡闲适的感觉。

“细雨湿衣看不见,闲花落地听无声”。景色在如烟细雨的陪伴下,增添了一丝朦胧和神秘。轻轻拾起一片银杏树叶,那上面清晰的纹脉,依稀见证了我们从远古走向文明。

我爱银杏,它古特幽雅的美深深地扎在了心里,印在了脑海里,挥之不去!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...

标签:

人生,无理手

或许,这也是人世间的无理手,可以做自己的主,却做不了人生的主,拼搏努力想过好这一生,而这一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。

你总是走的急,影子还在长街的这一头,脚步已在街的那一头,当你的背影在我眼里变成了光点,我便看到了风。揉不进沙子的眼里为什么会掉泪,眼睛猜想不到心的痛苦,当鼻子酸了,酸这种东西一定具有腐蚀的力量,把全身的力气和勇气都溶解在地上。

耳中回荡起你说的话语“有情人永远怀抱着一个怀旧的梦”,追梦的人不见了梦的踪迹,他说“要带着心情去流浪”,仿佛流浪本就具备孤单属性,用一个人倔强的希望凝视天边,霞光散尽夜沉寂,梳理心语无绪。

还是关于那片叶子的小故事,离开树的那天早上它带着希望,那一天晚上它在风中彻夜无眠,见过花儿雨露,飞向烈阳高天,和那只雏鸟的对话还在那棵树上废弃的鸟窝旁,谁能与共枕同一梦,共语话聊戏说天长。

那一天、那一天是多么的久远,这一天、这一天又换成了几个年。在相逢的路上几个人走进了心上,路过小桥流水的村庄何曾又羡慕过鸳鸯,共一曲秋水长天站桥边,原来是古梦无情。步步丈量,那人那事那个地方,已成锁心石沉在了心事上,心事这口井不知有多深,找不见井盖,只见一条条锁链。往事一件件一条条冰冷的寒铁链,只要提起一件事,就会惊动锁心石。

离了树的叶子,思念心情称空气的重量,当它把分别跳成了一个人的舞,把它当做最优美的孤独。抛出的那一根感情的红线,就当是缘分已等在前面,向前走,朝哪个方向走。向东向西人字阶梯,向东一步迎来朝阳新,向西一步追得月光明,一首情诗写在南墙上,北上听风凉。

多像个转圈圈的故事,多时候一个人优美的华尔兹,想要问一问此心好不好,过往寒了心成愁,那条不见底的深渊就算一个人也不敢提起。

怎么也寻不着李白写诗的仙道,却有体会李清照云中寄来的深情,雪中有王维赞梅香暗自来,南国红豆落满地最无人在意。

故事终归会有一个结局,终是这个故事的结局,有始有终这是事件的开始与结束。始于你终于你,仿佛就没我什么事,跟我一丁点关系都没有,不如说成始于你是开始,终于我是结束。故事终了何时归心,当心归来,便是终归。看着我们之间的故事结束,再等到我把自己的心收回来,这才是我们故事的结局。

多情人的落花,势如常态的水,落花有意随流水,当情只是惜花种,才会有流水无情恋落花,这或许就是一个很凄美的悲情感人故事。曾言花情为了谁、付于水,最终归于谁!花开才是好时节,莫待花落空折枝。这样看来,落花虽有意,流水才无情,这才是对一段情感故事的正确解释。就算有多大的意义,当一段感情结束了明白落花才是有情物,这时候怎能怪水向东流。看它在花上,其实它也在水中,时光若为情在天河中流淌,当我听见惊雷动荡,想起那段过往,曾有一个人在我心上留下了一个爱字,带走了一个情字。

一场相逢,一个人写了一个字,你写的是你,我写的是我,当初把两个人写成了我们,分离之后就成了往事,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,却多了一个我们的故事。起初我以为,我们会成为故事的主角,当我们成为故事,才发现故事是我们主角。

有多少人怀抱一个故事感受人情冷暖,多少人情冷暖串成了一条线,才有这冷暖自知一串串,喜怒哀乐四盏茶,悲欢离合几壶酒,这茶品不淡,这酒也喝不够。

水流不断长有心,花落一梦无长情,谁是有缘人渡得情生苦,红尘若空门修得情也深。此心此生有痴痴一问,今世今生可有一点真,真假虚幻中造化万般捉弄人,命运一轮,前身今世和来生,如若都是空空遇,又何须惊动三世身。

恩怨情仇我惹尽,花开花落又一回,此情此景和往来,一半尘土一半缘。

三菱镜面上的关系,我与缘分和与你,三个相同面积各自占了三分之一。缺少任何一个都不会是这种三个不同面对的局,没有三角关系的两条平行线也就永远不会交集。三分之一缘分,在我手中,也在你手中,当缘分这一半找到它的另一半,我和你才能牵住这根红线。

或许,这也是人世间的无理手,可以做自己的主,却做不了人生的主,拼搏努力想过好这一生,而这一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...

标签:

重上景颇山寨

历史记住了一代人的无知与荒唐,却常常遗忘了那些曾在心灵中有过的刻骨铭心的青春记忆。——题记

五十年前的那个早春二月,我唱着那首凄宛的〈〈知青之歌〉〉,“蓝蓝的天上,白云在飞翔......未来的道路多么艰难,多么漫长。生活的脚印深浅在偏僻的异乡。跟着太阳出伴着月亮归,沉重地修理地球是光荣神圣的天职,我的命运.......辞别了妈妈,再见了家乡,金色的学生时代,已载入了青春的史册一去不复返……”,沿着陡峭的山路,翻山越岭,走进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。在一片竹林掩映的景颇山寨中开始了我的“知青”岁月。

历史让一群意气风发的青年学子成为了时代的天之骄子,瞬息万变,又让他们(她们)变成了时代的弃儿。《知青之歌》犹若景颇山寨门前那条崎岖曲折的小路,一半含着寂寞和思念,一半含着绝望和心辣的泪水。我对“上山下乡”的几乎所有感觉都是从这首歌开始的,又是从这首歌结束的。

三年后,我招工回到城市。回城的日子里,无论是在工厂、在大学,还是最终走上科研设计岗位。我一直试图将这段酷虐的人生经历从我的记忆中抹去,把对历史的一切埋怨通通埋葬在热带雨林的深处,愈是如此,我的心愈是无法抗拒那段愈走越远,愈发真切的记忆。

因为那段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,我止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回到边城瑞丽,走进景颇山寨。勐秀山似乎少了些往昔的峥嵘,嶙峋中增添了些许大山的温韵,天空发出柔和的光芒,多了些林海的俊秀。勐秀山的清晨象露珠一样新鲜,澄澈而又缥缈,依然一派葱笼,只是少了往日绿孔雀曾经婀娜多姿的身影。这里的一切都充满着久违、亲切的情感,使人迫不及待地渴望再次听到翠鸟动听的歌唱,竹笋破土而出的生命呐喊。寂静已久的原始森林,因为我的到来,尖尖竹笋破土而出,发出清脆的响声,水桶般粗的大龙竹轻舞晨雾从四周向你围过来想和你亲近。这里的每一缕阳光,每一片绿茵似乎都不曾忘记我,缠绵的透着当年的温情;草丛中被我看到的每一朵野花,我都会欣然表示感谢。也许那绿色的枝叶,那姹紫妍红的色彩,森林中的寂静才是勐秀山寨的本来之色。我深情的抚摸着铭刻着岁月沧桑的参天大树,似乎这里的每一棵大树都铭记着我二十岁时的年轮;我欣然走进山箐,山箐的每一道沟坎都印证着我们那时不知所措的跋涉;这里的每一条崎岖的山路都留下了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境,每一条水流潺潺的小溪都在讲述着我们年少轻狂时的知青轶事。

我沿着当年那条崎岖的小道走向通向景颇山寨的路,重新穿行于莽莽的原始森林之中,思绪随着林涛散落在山涧的沟壑,心中便会涌起一股莫名的激动。 在不见天日的原始森林中攀蜒,山路铺垫着湿漉漉的青苔,一旁是陡峭的山崖,一旁是深邃地沟箐,似乎是要我再次去触摸着生命的深沉与艰难。四周的群山被高大的针、阔叶混交林重重地覆盖着,仿佛又会到了曾经熟悉的知青年代。我用回忆去欣赏孔雀的美丽开屏,只有偶尔看到蟒蛇的幽幽冷静,似乎才感觉出人生曾经走过的狭隘。夜深沉,月白清风,只有秋声在树,远处几声狗叫,几点朦胧的灯火才能证明这大山深处的山寨,伴着翠鸟的悦耳空旷之音,我用心去倾听溪流的潺潺水声,期盼着与景颇山寨久别重逢的时刻。

穿处原始森林,我又看到了清亮的栏拦河和那掩映在竹林深处的景颇山寨。路口那棵生生不息的大青树还在。在山寨,每一棵大青树就是一片撑起的绿茵, 一年四季总是撑开巨大的浓荫,为景颇山寨遮风挡雨,不管谁走过这里,它都平静而慈祥,大青树缄默无语,透晰着人生的无常,象一个和蔼的老者透着宽厚的微笑,始终如一地注视着岁月的来来往往。景颇山寨只要有大青树在,风便有了和声,鸟便有了家园,竹楼便有了可靠的标志。

其实,五十年前的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远没有五十年后的回忆那么美丽。生活的徘徊、理想的破灭曾让我们心如冷水,意如残灰;昨天的勐秀山远比今天更加的浓郁美丽,可昨天的经历却远没有今天的回忆这般惬意;昔日青春的跌菪使我们忽略了景颇山寨的自然之美,今天让我们在这片磨砺过我们青春的崇山峻岭中,重新感受着久违的平和与安祥,是一种多么难得邂后!

也许是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耕耘,体味到的是太多的艰难和无望,让我们无心顾及景颇山寨的深情、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人生路上的美丽罢了。当我们经历了青春的磨砺,再次体验了人生的朴实,我便惊诧地发现,实际是大山的坚忍成就了我们这代人的不放弃,在人生的磨难中其实同样隐含着青春的美丽本色……

如果没有那时的艰难,我也很难有今天的收获;没有那时的绝望,也许就不会有如今的艰韧不拔的秉性;没有那时的人生磨难,很难会有今天的人生平和,如果......

五十年,在人生的道路上,无论是享受成功还是经历失败,我都无法忘掉我五十年前在景颇山寨的青涩岁月,因为它给了我一种对人生的自信,一种对大山难于割舍的情怀;一种对生命永不放弃的追求,一种走向成功的希冀。

人生苦短,景颇山寨铭刻着我的青春记忆,岁月逾久,我逾发地无法割舍对青春岁月的眷恋。岁月从稚气未脱的轻狂走进两鬓斑白的成熟,依然让我无法忘记在景颇山寨的岁月。那是一段刻骨铭心地人生历程,可以让我思考生活的本质,重新审视人生的价值,让暮年之时的心灵慢慢地归于平静。是这片充满了磨难与深情的土地定格了我人生道路的走向,让我认识了真正的中国道路。

五十年过去,时代的进步抛弃了往昔的荒唐与愚昧,但我们的内心深处被时代定格为“知青”的那种情怀却永远无法改变,那是我们生命中最值得铭记的部份。如果有人这样问我;我有什么特别值得珍爱的东西呢?我会豪不犹豫地回答;那就是对景颇山寨不可名状的眷恋。因为那里有我最纯真的朋友之情,最朴实的乡亲之爱;最真实的生活本色,最自然的人生感动。

五十年,因为有一段在热带雨林中冲刷过来的青春,让我爱一切与森林和大山有关的人和事;因为有了景颇山寨的那一千个日日夜夜,我,就象一株弱不禁风的枝叶,风雨过后,终于长成勐秀山莽莽林海中的一棵傲然挺拔的树。它亦可以为后人遮荫,为土地涵养水源,也可以成为共和国大厦中的砖瓦。

五十年,历史也许只记住了我们那一代人的无知与荒唐,却常常遗忘了那些曾在心灵中有过的刻骨铭心的青春记忆,我无法扔掉我过去的影子就如我无法回到过去的岁月一样,之所以回味和眷恋过去,并非是对那段荒唐历史的留恋,而是因为那上面有岁月的划痕和我们一生都无法改变的历史印记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...

标签:

那一缕乡愁

原来,历经几十年的光阴,它们又来到了我的梦中,一起在向我诉说,诉说着流淌在我们血液里的乡愁……

小时候,故乡东边的铁路旁有一片菜园,菜园紧挨稻场的这边长着一些不知名的高大的野草植物。

上面有时候会结出一些奇怪的果实,有的像缩小版的莲蓬;有的是一颗颗如黄豆般大小的果子,成熟后会变成黑色;还有些又小又圆的果子呈红色,是那种光滑圆润透亮的鲜红,看着就有想吃的冲动……

但是,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这些小果子是可以吃的,所以谁也不敢冒险去品尝,只是偶尔把它们摘下来把玩。

菜园靠近村子北边渠道那儿,有一个地势低凹的小水塘,水塘高高的坡岸与菜园之间的斜坡处,长满了高大的蓖麻。

对这片蓖麻产生浓厚的兴趣,缘于一次一个小伙伴说,将上面长的蓖麻子摘下来,可以去故乡的后街收购站换钱。

自此以后,只要从那儿经过,就会有意无意往那片高大浓密的蓖麻处多看几眼。

从看到蓖麻上面长出青青的刺球,一直到青青的刺球逐渐成熟变成黑色,又咧开了小口,我们才异常兴奋地去摘了一些回来。剥开软软的刺球,露出里面小小的椭圆形的蓖麻籽,上面布满了灰白与浅棕相间的花纹。

在那清贫的年代,这些小小的光滑的蓖麻籽闪着诱人的光泽,点燃了我们内心微弱的希望。

积攒了一小袋蓖麻籽,和小伙伴一起,心情忐忑地来到后街的收购站。站在柜台前,踮起脚尖,把蓖麻籽交给店里的营业员。那人接过来称了一下重量,递给了我们九毛钱。

原来蓖麻可以这么值钱啊!第一次赚到钱的感觉是新奇而又兴奋的,那些平日眼馋的好吃的零食似乎在向我们招手,对着我们微笑……

后来听人说那片蓖麻是隔壁一队的人栽种的,那是属于他们私有的,别人私自采摘就是偷盗。

之后从那儿经过时,我只能带着满眼的渴求与深深的遗憾看一眼蓖麻,再也不敢贸然去摘了。

菜园旁这片高大杂乱的植物,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早已模糊成了一张梦幻般美丽的图画。

每当我想起那些植物,就会想起那片充满了人间烟火气的菜园,又看见了那些翩翩飞舞的黄色白色的蝴蝶、红红的蜻蜓……

就会想起那时温热的太阳,还有那些走在阳光里的慵懒而又快乐的日子。

那时我们的父亲母亲,他们正年轻力壮,每天热火朝天地耕耘在故乡的土地上……

就在一天夜里,长长的梦境里出现了一个镜头:我站在老屋的巷子口,转头往村子稻场的方向望了一眼,赫然看见房子的周围,长满了一大片有着宽大圆形绿叶的植物。

原来,历经几十年的光阴,它们又来到了我的梦中,一起在向我诉说,诉说着流淌在我们血液里的乡愁……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...

标签:

细雨归平夜,还是旧梦人

看过窗前的细雨与竹叶,心中已了然,春色满园透过窗而扑向我的怀中,一缕是昨日里青涩的阳光,一缕是今日特有的泥土的芬芳。

应有人在想这一夜外面世界的泥泞,田野之间水位的生长,但我聆听着细雨轻轻的声响,反而期盼着了明日雨停后山里的雾气朦胧,阳光自东方的山下升起。(尽管这雨绵绵之意不绝,似还要缠绕人心数日。)在那里,我可以自由地追逐循着花香而去的蜜蜂,任露水沾湿我的裤脚,看起来微微有些狼狈,但有一种无拘无束的自由眷顾着我,我便是幸福的。

围绕着钢铁与混凝土的思考,展开了许多日夜,让光线更显明亮的白墙仿佛能够将我的心灵照得清清楚楚。我在这样的世界里不停地待着,内心里的苦闷慢慢地变得跟着窗外的雨色一般忧愁。

每当深夜里因梦醒来,便有一种至深的孤独感将整个人都带入一个斑驳的世界之中,黑色的压抑仿佛弥漫着血一般的色彩。若说其为恐怖也是毫无问题。以自己内心的呼唤为引子,再逼迫着自己缓缓睡去,可是却也因此而陷入了一种失眠之中。无助地打开手机,企图从手机中找到一种解脱的办法,屏幕的光亮在这暗黑的夜里显得格外刺眼,这并不是光明,而是黑暗未曾吞噬的最后一块拼图,可这一块,比黑暗更加令人感到恐怖,也更让人辗转反侧。

无数次地期盼第二天的到来,不敢去想象雨还是这夜晚里的模样,绵绵不绝,一点点地飘落下来,将整个世界覆上一层美好的春色,却在我的心间留下一阵阵的感伤。而这感伤却与这春色无关,只是这雨,像是一根根细长的钢丝,封锁着我的每一条出路。

无论是通向屋后的山谷,还是身前的田野,都是泥泞中的世界,这一份泥泞,也让我更加期盼阳光,自白色云彩飘浮而来的方向,缓缓地升起,到了日落时分,天上有一层紫红色的光晕,映照着暮色中的最后一寸光明之地。

那就是一种美好啊,花的香气弥漫而来,没有一丝的压抑,向我们显示着无数的春的希望。我就期盼在这样的日子里缓慢的行进,来到星光灿烂的夏夜,手持蒲扇追流萤,点点蛙声醉人心。再慢慢地来到秋天,漫山田野覆秋黄,行路尽闻稻米香。那该是多美好的日子啊,可这绵绵的细雨,也算是比起寒风凛冽的冬日更要可恨的了。冬日里至少阳光温暖,至少我还是个可以为梦想而披荆斩棘的孩子。为了追逐自由,在寒冷的风中向着阳光降临的方向奔跑。

可这细雨锁着的每一个日夜,何处才会是我的方向?拥有的不过是一夜的淅淅沥沥,一夜一夜的悲伤,脑海中满是惶惶不安,泛着寒光的钢铁之下,锁着一个人对自由的无比期待,而这份自由,可是多少年来,一直都盼望着实现的梦啊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...

标签:

喜欢,真好

喜欢,是一种美好的感觉。浅浅的喜欢,纯纯的喜欢,最美;淡淡的喜欢,长长的喜欢,最久。

喜欢一个人,就是喜欢他的一切。他的名字,即使多么的朴素,也会芬芳着你,让你默默地浅读千遍万遍也不厌;他的一举一动,即使很平凡如常,也会痴迷着你的目光,漾起你微微的心澜。

由于你的喜欢,他的名字,他的肢体,他的服装鞋袜,他的每一句话……都会绽放如花,一朵,两朵,三朵……盛开满园,芬芳四溢。

在我们的生活中,最美的长情不是轰轰烈烈,而是平平淡淡中心灵皈依的宁静。距离产生美,懂得才会默契,喜欢,不必疯狂,也不要刻意,更不能浮华。简简单单的,就好,轻轻浅浅的,就美,无需太多修饰,也无需飘渺浅薄。

喜欢是会温暖身心的。不需要张扬和逢迎,静安一隅,淡看江湖路,闲赏云淡风轻,内心自有清幽的山水。流年清浅,风雨如梦来,不悲不喜于心间,风云变幻,依然如初,依然纯粹。

喜欢,带着素雅的韵色。喜欢,是清冽的池塘里,微风轻抚水面泛起的点点涟漪;喜欢,是一缕缕青烟薄雾,在静谧的村庄田野轻轻柔柔;喜欢,是尘世纷繁里清新的山花,不起眼,但芳香,带有诗词滴落的清凉;喜欢,是水墨丹青里朴实无华的落白,源于初心,是一股涌动的清泉,流于清心。喜欢,是不论坎坷与忧伤,相互扶持,相看两不厌。

喜欢,很美。首先,他是粗茶淡饭的幸福,是仰望着星月,简单的怀想着明天:春有灿烂,夏有清凉,秋有丰收,冬有白雪,如此这般,足矣。用心过每一天,每一天都会好,真心做每件事,每件事都会成。

喜欢,犹如温暖的阳光,也是值得感恩的。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很渺小的,更是孤单的,仿若漂浮在万千红尘中的一粒微尘,细到可以忽略不计,因此,人生旅途中的每一丝温暖,都应该值得珍惜。用心去记生命中住形形色色的美,感恩旅途中各种各样的善,传递生活中点点滴滴的暖,激励我们面对俗世的薄凉。

喜欢,真好!浅浅的就美,纯纯的就真,暖暖的就好,这样让人安稳,踏实。余生还长,风雨飘摇不定,就让我和你一起,怀着浅浅的喜欢,在岁月一路前行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...

标签:

小巷

小时候妈妈总对我讲“乖囡,轻易别去那小巷子里,那有个疯子,会吃人。”我听这话总是感到奇怪,世上怎么会有吃人的人。但妈妈忽视了孩童的逆反心理。

我老是猫在窗台上好奇地望着小巷的入口,看那个疯子出去进来,疯子不愧是疯子,全身脏兮兮的,头上戴着顶破旧的帽子,身后老是有一条狗狗跟着,那只狗看上去瘦极了,嘴边的毛总是湿湿的,尾巴尖是黑色的。没有绳子束缚却没有离开疯子,与我看见的其他被主人用手指粗的麻绳紧紧绑着的狗不一样。

这样的一人一狗,每天在黑漆漆的小巷来回穿梭着,我也记下了他们出现在巷口的时间,偶尔的空就来看他们,我好像被一种魔力驱使着,总是想去观察他。我敢说整个胡同的人除了我大爷爷外都不和他打交道,大爷爷也是个怪人,他从不像张爷爷李爷爷那样到了一定年纪喜欢热闹,和别人一起打牌喝茶,大爷爷总喜欢一个人呆着,他讨厌吵闹,他的院子也是冷清的,他偶尔出门帮疯子捡垃圾。一个仙风道骨一个衣裳褴褛,看上去也不违和。

日复一日,我迎来了南方的夏天,猛烈的台风肆虐,“哗啦哗啦”张大娘20XX年啦,唉,说来也是一件旧事,罢了,我不想提,他不愿意接受我对他的帮助,自己都养不活啦,还带着一条狗,哦,狗你拿去养吧,你妈妈那我帮你说”说罢,大爷爷平静地跪在墓前,烧纸那双浑浊的棕色眼睛透着悲凉,他在缅怀自己的老友。

他们都说,胡同里少了个疯子,多了个头戴粉色发卡的小丫头,牵着一条尾巴尖是黑色的狗,每日清晨都从绕一遍小巷。阿

我知道,我就算每时每刻趴在窗台上也看不见那个驼着背的老人,我后悔没有下楼与他交谈,为什么要让眼睛隐瞒了一颗善良美好的心。

人们不再谈论着“疯子,疯子”我的童年随着雨敲击窗棂的滴答滴答声逝去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雅言博客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...

标签: